从修复到预防,重庆大足石刻形成全方位保护格局

日期:2020-12-21  访问量:145  文章来源:国家文物局

佛祖岩石刻属于大足宝顶山的中小石刻,开凿于南宋,是在进山道路旁的崖壁上雕造的释迦摩尼和文殊、普贤“华严三圣”造像,半身坐像庄严典雅,保存完好。12月10日上午,大足石刻研究院考古研究中心副主任邓启兵正带领团队在这里开展佛祖岩摩崖造像信息采集工作。他告诉记者,他们将陆续为大足区内中小石刻照相记录、简单测评,调查记录文物保护状况、管理状况、安全设施状况等,以全方位调查为未来制定更加科学的保护方案奠定基础。

baoding8.png

大足石刻是重庆市大足区境内所有石窟造像的总称,现被列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窟多达75处。5万余尊石窟造像盛极于两宋,代表了公元9至13世纪世界石窟艺术的最高水平,是石窟艺术史上最后一座丰碑。1999年,以北山、宝顶山、南山、石篆山、石门山石窟为代表的大足石刻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75处大大小小的石刻分布在大足各处山崖间,点多、面广、线长,且绝大多数裸露于山间荒野。“2020年9月重庆制定了大足石刻中小型石窟保护三年滚动计划,我们将用三年时间,从长效机制、本体保护、安全防范、环境整治、设施配套等多方面入手,全面改善中小型石窟文物保护管理现状,让散布的中小型石窟成为留在人们心中不忘的‘乡愁’”。重庆市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长黎方银表示。

baoding7.png

2008年大足石刻建成我国第一个多点野外不可移动文物安全技术防范系统——大足石刻安全技术防范系统,使宝顶山、北山、南山、石门山、石篆山石刻形成了人防、技防、犬防为一体的全天候立体防护体系。2015年至2016年,完成宝顶山石刻安防升级改造系统建设工程,实现了宝顶山重要区域的全方位视频监控覆盖、多重报警手段综合利用、监控报警联动等多种技防手段。同时,还建立了市级文保单位及重点区级文保单位的安防平台,将分散的文物保护单位进行了整合管理。

“近年来,大足石刻的文物保护得到加强,文物病害得到有效遏制,科技保护能力大幅提升”,黎方银院长说。近十年来,投入2.46亿元,实施了24多项岩体加固、渗水治理、本体修复等重大文物保护项目,在一定程度上使石刻病害得到了有效遏制。坚持技术创新、工艺创新、材料创新,在多项保护工程中所采用的技术措施处于国内石质文物保护的领先水平。

在宝顶山大佛湾大悲阁里,八百多岁的大足石刻千手观音造像端坐莲花台,全身金光熠熠,神态庄严雍容,佛像身上有耀目的金色、深沉的灰青、厚重的朱红,830只金色手掌层层叠叠地从造像左右和上方伸展开来,状如孔雀开屏,闪耀着“世界石刻艺术之瑰宝”的惊世之美。

微信图片_20201223085544.jpg

修复后的宝顶山千手观音造像

宝顶山千手观音造像开凿于南宋淳熙至淳祐年间,作为我国最大的集聚雕刻、彩绘、贴金于一体的摩崖石刻造像,是大足石刻的代表作,被誉为“国宝中的国宝”。但经过八百多年岁月侵蚀,它早已百病缠身。2008年5月,国家文物局将千手观音抢救加固保护列为国家石质文物保护的“一号工程”。参与的合作单位达17家,工作人员超过150人,在二十多种现代科技检测手段的配合下,对造像本体进行了包括石质胎体、金箔、彩绘各层面的深入加固和修复。2015年6月13日,在第十个中国文化遗产日,历经近8年时间的修复,曾经面临损毁的千手观音造像终于金身重现。该工程被评第三届全国优秀文物保护工程。

“整个修复工作严格遵循现代保护原则,依据千手观音造像历史雕凿工艺痕迹,采用传统技艺与多种现代高科技手段进行修复,最大限度地保存了千手观音造像的历史信息,并使这些历史信息处于安全稳定的状态”。大足石刻研究院文物保护工程中心主任,该工程石质修复组组长陈卉丽对记者介绍。

微信图片_20201223085554.jpg

大佛湾水害治理工程方案咨询会现场

“近年来宝顶山石刻卧佛渗水治理工程成效明显”,在世界上最大的石雕半身卧佛造像——宝顶山卧佛旁,大足石刻研究院高级工程师燕学锋介绍说。2017年底,历经两年多施工,大足石刻宝顶山大佛湾水害治理工程(一期)竣工,长达31米的半身卧佛面容重现于世。由于卧佛与自然山体相连,渗水导致石质风化,造像局部残缺,彩绘大面积脱落,以及微生物滋生、可溶盐析出、历史修复老化失效等“病害”,使得对卧佛实施科学的保护修复迫在眉睫。一期工程通过改造和修建截水沟,清理并铺设土工防渗层,解决地表径流和覆盖层孔隙水对岩体石刻的影响等手段,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造像裂隙渗水问题。

 2019年6月,作为川渝石窟保护重点示范项目大足石刻宝顶山卧佛、小佛湾造像保护修缮工程正式启动。该项目是大足石刻继千手观音造像抢救性保护工程之后的又一国家重大文物保护项目。工程将坚持保持现状、最小干预的原则,注重保持造像原有历史风貌,延续文物本体及承载的突出普遍价值。项目实施以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主导,联合大足石刻研究院、敦煌研究院等单位,发挥各自学科优势,对各种病害治理面临的关键技术问题进行共同攻关。据介绍,目前卧佛水害治理已基本达成目标,接下来将进行更为艰巨的卧佛表面修复工作。

微信图片_20201223085559.jpg

大足石刻宝顶山卧佛

“在开展重点保护工程的同时,我们着力开展了一系列预防性保护工作,大足石刻的保护正在从抢救性保护向抢救性与预防性并重的方向转变”。黎方银介绍,大足石刻先后已实施岩体加固、水害治理、数字保护、监测预警、环境整治等30余项文物保护项目,从文物本体保护、彩绘修复、危岩加固、水害治理到三维数字化、监测系统建设,基本形成全方位保护格局。

微信图片_20201223085602.jpg

大佛湾三维测绘

微信图片_20201223085605.jpg

开展大足石窟寺专项调查

加强保护研究和传承利用,要把大足石刻研究院建成世界知名研究院,建成扎根成渝、辐射全国、面向世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南方石质文物保护科研基地……为实现绘制的蓝图,大足人一直在努力。(王 征)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