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翻越天山

日期:2021-02-20  访问量:504  文章来源:原创

112041833_1538270799465_mthumb.jpg

不用到达山顶,仿佛在半山腰打开车窗,云朵就触手可及。可真当蜿蜒而上到达“云端”时,只是在一片水雾中穿行,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太清。时隔多年的现在才想起来,“哦,原来儿时还在云中穿梭过。”

这是曾经坐车经过天山的记忆。那时,交通还没有如今便利,从蜀入疆需要坐三天两夜的绿皮火车,才到达乌鲁木齐。然后在经由此处,乘坐大巴翻越天山西北部去往塞外江南----伊犁。很多年过去了,舟车劳顿的辛苦似乎随着天山的云朵儿早就飘散,只记得那专属孩子的激动。

那出现在小学课文里的大山,就这样真真切切的让我近距离接触着,那种震撼与激动总是让人难以望怀,趴在玻璃上不停的感叹“哇,这山好高啊”。小时候的感慨固然显得有些白痴,但对巍峨天山的敬畏却一直记得。

112042496_1538270815387_mthumb.jpg

作为全球七大山系之一的新疆天山,绝对的名副其实。在以前的我看来,它真的是最接近天空的地方。从山脚下望上去,云朵都到不了它的山尖。远远的看去,锋利的山石似乎已和湛蓝的天空融为一体,让人误以为天空的远处就应该有山的点缀。而那成“之”字型的盘山公路,就像一条通往天空的阶梯。

经过这一条翻越山体的蜿蜒道路,具体需要多少时间已经记不大清了,只知道每次来到这,从山的这头到山的那头,都会从白天走到黑夜,车内由喧嚣变得安静,显得车里人“呕...”的声音尤为刺耳。

src=http___spider.nosdn.127.net_453c3c60a3cca2af0ccb536aa47d7799.jpeg&refer=http___spider.nosdn.127.jpg

翻越天山,小时候我最喜欢的是从伊犁出发向乌鲁木齐的方向。因为这样一般到山脚下还是下午,天还大亮。大巴车会在果子沟停下整顿,为接下来的山路做准备,旅客也会在此地吃晚饭。

果子沟是伊犁谷地的咽喉,雄踞于天山西部关隘之中。这险要之地,曾是我们一家返乡的必经之路。山势险要之处,路牙子下面就是悬崖,母亲总说,即使坐在车里,向下望去还是感到害怕。我有没有害怕也记不得了,但那景象还映在脑海,两边高耸的大山,夹着一条弯弯的公路,看不见路的具体走向,也不知道会是何种景色闯入视野。

4688497_145709000198_2.jpg

(如今的果子沟大桥。交通事业的发展,让山路不再那么崎岖)

曾经翻越天山,路途的遥远辛苦与天险的恐惧,这样的记忆早已迷糊不清。只记得绝壁的雄伟,山体的粗犷,还有云中的浪漫,和那果子沟美味的牛杂汤。

图片来源于网络。本文仅作交流分享,非商用,图片版权归其作者所有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