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亚马逊

日期:2021-01-07  访问量:256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rmrbhwb2021010708p27_b.jpg

把手伸进水里,内格罗河和索利芒斯河在掌心中泾渭分明,我分辨着雨林和人间的温度。快船一路向前,身后热闹的码头集市越来越远,我的手完全进入了冰凉的内格罗河中。

  这是亚马逊,我对自己说。溅起的水珠打湿头发,不知名的水鸟盘旋、降落,又飞远。这就是亚马逊,连空气都是这样的原始而又生机勃勃,混合着泥土的腥味和水生植物的湿气,深吸一口都是自然的野性。

  然后我猝不及防地踏进了南美风情的油画里。红棕色的泥土接着坡路,而坡路接上了天,那样软那样白的云朵低低地垂着,映着天空更加湛蓝。棕榈树撑在路的两旁,烧烤摊的烟袅袅而上,纠缠着树干,飘散在炎热中。一只老狗趴在摊前,皮毛暗淡,眼珠浑浊,食而无味地嚼着下水,百无聊赖。

  靠着一辆掉漆的直梁自行车,我躲在阴凉里,看人走来踏去,等着向导吃完最后一串肉,领我深入雨林。

  独木船一艘、船桨两只、蚊虫数群,我就这样担心着船里漏进的水,晃晃悠悠地摇到了雨林中的住所。木头小屋里,老板坐在酒吧吧台后,热情地告诉我他叫“大嘴鸟”。我看着老人的笑脸,看着他身后海报上长得五彩斑斓的鸟,耳边不禁回想起来时头顶上响了一路的咔咔鸟鸣声。

  人生中不会再有比这3天更能接近自然的日子了。

  白天跟着向导徒步在森林里,满目皆是湿漉漉的绿色。丝丝天光漏进缝隙,折射在露珠中,然后露珠忽然一颤,被远远传来的猴啼震起,不堪重负地滴进泥土,惊动了一只隐藏于腐叶之中的蜥蜴。

  又或是,划着船深入雨林,寻找沿岸的大嘴鸟、岸上趴着的鳄鱼、浓密枝丫中坐着的树懒。若是运气足够好,可以看见一群粉红色的海豚在河水中游弋,带着水花快乐地跃出水面。

  拨开密密的藤条,小心避开扎根在水深处的树根,穿过层积的淤泥,船停在了一片芦苇中。向导拿出鱼竿,挂上鲜肉做的鱼饵,递给我。与其说是鱼竿,倒不如说是一根系着细线的竹子,是否能用这个工具钓上食人鱼,我持很大怀疑。只见向导先用竹竿搅浑水面,然后甩着细线将它抛进水里,一手持杆一手拽线,感受着来自水下的细微波动。我不错眼地看着,猛然间向导将竹竿一挑,线被甩上半空,线的末端一只泛红的鱼取代了鱼饵,剧烈挣扎着。

  向导摘下鱼,将翻着白眼的食人鱼送到我眼前。“瞧瞧”,他说,“咱们的晚餐”。这鱼尖利的牙齿龇在空气中,凉凉地泛着光。

  回去的路上下起了雨,热带的雨总是这样的突如其来。远处的余晖暗下去,紫色、橘色、红色、粉红,然后一点一点变白,最后隐于天际。最后雨也停了,我坐在船上,黑暗将我安静地包围,点点昏黄的灯光令人心安地亮在丛林里,回应着天上闪烁的群星。星河灿烂,连月亮也黯然失色,静谧的风卷起白日里不曾有的清凉,带走一天的闷热。我闭眼,随着水波微微摇晃,在阵阵虫鸣中细嗅自然的芳香,野生水莲的清新若即若离,却让我追寻着忘记了言语。

  一夜好眠,不管树枝拍打着木头屋顶,也不细闻动物窸窸窣窣的动静,我就在这自然里、在这星光下、在这庞大的亚马逊雨林里入睡,和远远近近的蛙声共眠。

  船行在来时的路上,我回望水面上留下的痕迹,将雨林燃起的炊烟牢牢收入眼底。大嘴鸟的叫声越来越远,我终于又来到了内格罗河和索利芒斯河的交界处。眺望着远处热闹的码头,3天的雨林生活真如黄粱一梦,恍惚间不知真假。生活就该是充满着人间烟火,来来往往,繁衍生息,留着自然在深处静静独处,偶尔接待误入的访客。

  我就是那误入的访客,重新踏入了人间。船缓缓靠岸,一位女子正扶棺而上,悲恸而凄凉。我和她错身而过,避开眼光,却瞧见了岸边停着三两只秃鹫,犀利地抖动着翅膀。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