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庞贝古城看世界遗产的保护和利用

日期:2020-10-26  访问量:33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前不久,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几位朋友来到了意大利的庞贝古城。对庞贝,自然早有所闻。庞贝始建于公元前6世纪,是意大利目前保存最为完整的古罗马城市遗址。亲眼所见的古城,更生动更有历史感,也由此产生了一种感触:庞贝古城的修缮和保护,对世界遗产的保护与利用很有借鉴意义。

公元79年8月24日,维苏威火山爆发,不到一天时间,就将位于火山东南大约10公里的庞贝古城掩埋在火山灰下。

  在我们进入“庞贝废墟”门口时,看到不远处搭建的钢管支撑的脚手架,发掘保护工作仍在继续。排队的人群中不免有人发出感慨,觉得意大利人做事有些慢。

  是的,早在16世纪,意大利人就发现了庞贝的遗迹,但直到1748年,才开始有组织地考古发掘庞贝古城,200多年过去了,发掘保护工作尚在进行中,迄今只完成了三分之二的古城遗迹发掘。

  1997年,庞贝、赫库兰尼姆及托雷安农齐亚塔考古区一并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显然,意大利人在这之前和之后持续不断地为之付出,并非仅仅是为了这块“牌子”。面对掩埋地下近2000年的65公顷的古城池,用200多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发掘保护,他们都认为并不为过。

  然而,也正是这块“牌子”,给意大利带来了更多的荣耀。

  2012年,一项被命名为“伟大的庞贝”修复计划,由欧盟拨款1.05亿欧元用于整个遗址的修复工作。其任务主要包括:减少遗址公园内的水文地质风险,巩固墙体结构,对装饰进行修复,完善视频监控系统等。

  维苏威火山在顷刻之间将庞贝古城完好地掩埋下来,意大利人却用了200余年将庞贝古城完美地呈现出来。在参观中可以看到修复、加固的痕迹比比皆是,有的地方完全禁止参观者用手触摸,还有工作人员把守、看管。这绝不能仅仅用“慢工出细活”来解释,而是对于精神家园的精心呵护!这也绝不是一个庞贝古城的幸运,而是能够充分感受到意大利人对于世界遗产的重视与珍惜。

  庞贝古城遗址的重要价值至少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庞贝古城自身的价值,二是庞贝古城保护与利用对于世界的借鉴价值。

  庞贝古城为今天的人们了解古罗马社会生活和文化艺术提供了珍贵资料。能容纳近2万人的竞技场、100多家酒吧、30多家面包甜品店、可容纳5000人的大剧院、铺着整块大石板的步行街、雕花石砌的水池和精美的壁画……以及令人惊奇的出土文物与建筑遗迹残留的信息,都让人叹为观止!然而这一切,带给人们更多的是对灾难的警示与反思。短短的18个小时掩埋古罗马的第二大城市,也将20000多个生命永远地埋葬在那里,历史的瞬间就定格在那里,2000多年后,那种深彻的、无与伦比的震撼仍然能让现场到访的每一位游客感受得到。

  庞贝古城属于意大利,也属于欧洲,更属于全人类。是灾难毁掉了庞贝古城,也是灾难成就了庞贝古城——使之永恒。永恒来自世界文化遗产保护。意大利人的文化意识始于文艺复兴时期,甚至更早。政府于1975年设立了负责全国文物保护工作的最高机构——文化遗产部,遗产部下设出土文物、艺术品、古建筑等18个保护局,直接管理全国各地的重要遗址、考古区、古迹、文物和博物馆藏品等工作。这种对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的价值呈现为:远去的是历史,长存的是文明。

  考古遗址公园建设要有考古内容作支撑。考古遗址是一种特殊的历史文化遗产,蕴含了古代社会各方面的信息,具有种类多、规模大、价值高和影响深的特点,往往是古代社会、政治和经济的缩影,体现着历史发展脉络,是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考古遗址如何保护?在庞贝,几乎看不到对遗址的整体复原性展示,而很多考古发掘的现场正在进行。考古遗址公园的核心是遗址,而遗址能不断得以深化的根本动力是细致精深、持续不断的考古工作。失去了考古发掘的遗址,就失去了最为珍贵的生命活力。公园到处可见,考古资源却不可再生。由此看来,庞贝古城发掘工作根本不是快与慢的问题,更不是意大利人做事的“慢条斯理”,而是他们以不断更新的考古发现作为公园存在的支撑。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庞贝遗址的官方网站上,都可以查阅到历年考古工作的进行情况和最新成果,就是很好的例证。

  庞贝古城代表了意大利世界遗产保护成就。意大利国土面积30万平方公里,人口仅有6000多万,却拥有如此丰富的历史、考古及艺术资源。更为可贵的是,具有高度的全民保护意识、完善的法律保护制度和先进的保护技术,在文化遗产保护理论和实践方面始终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世界遗产的保护与申报,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今天到访意大利,看到的不光是庞贝古城,还有中世纪时期、文艺复兴时期与巴洛克时期的诸多古迹,基本上都是二战后修复的。战后的意大利尽管经济萧条、百废待兴,但在意大利人眼中,保护文物才能保护生活品质。面对千百年传承下来的历史文化遗产,他们认为这才是城市的形象和灵魂,也是城市发展的推动力和竞争力。因此,二战结束重建时,第一个纳入修复计划的就有古罗马和中世纪时期的遗址遗迹,公众对其蕴含的文化价值有广泛的共识。

  在今天的世界范围内,灾难性遗址还有更多,比如澳大利亚达尔文市、印尼日惹默拉皮火山、美国新奥尔良、英国伊亚姆等等。庞贝古城考古发掘的时间很早、周期很长,其中的经验能够给世界考古发掘工作提供了很好的借鉴,也为灾难性遗址保护提供不错的范例。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