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冠疫情击溃世界遗产

日期:2021-01-28  访问量:140  文章来源:爱世界遗产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436.jpg

2020年3月初,为遵循有关公众集会的疫情防范措施,意大利各景点纷纷关闭。图中一只口罩被弃置在路边的水坑中,水中的倒影是已关闭的罗马斗兽场。(图阿尔弗雷多·法尔科内)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的刊物《World Hertitage》第95期为“解释和2019冠状病毒病”专题,其中提及:2020年始于一场前所未有的健康危机,它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而且我们目前仍然无法预测其长期的影响。不仅只是我们的个人生活受到困扰。封锁还扰乱了我们的工作、我们的社区和我们的行业,甚至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这场危机还没有结束。

不可避免地,全球各地的世界遗产也蒙受了损失。旅行和旅游业的突然中断切断了游客的流向和因此带来的收入,对一些世界遗产来说,这是唯一的收入来源,以支付保护、维护和雇员工资。世界遗产周边的社区也受到了不利影响,许多人失去了工作和收入。通过下面的照片,我们来看看过去的一年,新冠对各世界遗产地的冲击有多大。希望疫情尽快结束,我们的生活尽快恢复正常,走出国门看世遗的日子尽快到来。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444.jpg

2020年2月13日,情人节前夕的浙江杭州西湖断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西湖景区游人难寻。(图中新社李晨韵)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448.jpg

2020年5月1日,劳动节小黄金周期间,戴着口罩的游客在北京紫禁城太和殿前自拍。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451.jpg

在疫情得到控制后,国内景区分阶段开放,并在十一黄金周期间迎来旅游高峰。图为大批戴口罩游览长城的游客。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455.jpg

2020年澳门入境旅客仅591.7万人次,比2019年减少85%。澳门经济财政司司长李伟农表示,自去年9月23日内地旅客逐步恢复来澳,至今客量虽未达预期,但持续向好。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458.jpg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501.jpg

 2020年11月7日,宗庙祭礼在韩国首尔的宗庙举行,这是祭祀朝鲜王朝君主和王妃的儒家文化仪式。由于担心新冠病毒传播,本次活动的参与者都戴上了口罩,且现场不设观众席。(图YONHAP)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504.jpg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508.jpg

疫情期间,如何才能看到日本奈良东大寺的卢舍那大佛?或许你需要长焦相机或手机。去年上半年,东大寺大佛殿一度关闭,但当地时间4月24日上午8:30开放了中门,信众们可以在隔离栏外通过大佛殿中央的观相窗瞻仰大佛慈颜。通常情况下,观相窗仅在元旦,盛夏的盂兰盆节以及其他少数日子下才会打开。(图Jin Nishioka)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513.jpg

2020年3月20日,戴着口罩骑着摩托从泰国大城Wat Lokayasutharam(涅槃寺)前经过的当地居民。2020年,泰国观光业遭疫情冲击严重。观光业对该国至关重要,外籍旅客2019年在当地花费1.93万亿泰铢(超人民币4100亿元),占泰国GDP的11%。(图路透社)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517.jpg

2020年8月22日,两名戴口罩的女性坐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帕坦杜巴广场上,疫情笼罩下的天空依然有鸽子在飞翔。截止2021年1月19日,尼泊尔新冠病例数已累计至26.7万。(图新华社)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522.jpg

自去年3月起实施的全国封锁重创了印度经济。之后,印度政府一再放宽限制措施,包括恢复列车服务、开放国内航班、市集和餐厅等。自3月关闭的旅游胜地泰姬陵也从2020年9月21日期起重开。印度当局强调,到访泰姬陵的游客必须遵守严格的社交距离措施包括强制戴口罩,每日的参观人数上限为5000人次,这是以往每日参观人次的四分之一。(图联合早报)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525.jpg

2020年3月17日,一名工作人员在约旦考古城市佩特拉喷洒消毒剂。在这里担任警卫10年的Nayef Hilalat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佩特拉如此空荡。往年此时,这里都会充满嘈杂的人声,如今只能听见鸟鸣。(图Khalil Mazraawi/AFP)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531.jpg

2020年3月12日,在以色列为遏制新冠而实施了最严格的限制措施后,一名女游客在耶路撒冷老城哭墙前驻足,这是犹太教信仰中除圣殿山本身以外最神圣的地点。(图Emmanuel Dunand/AFP)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535.jpg

2020年5月26日,市政工人在开斋节第三天——也是因新冠病毒爆发而实行的四天宵禁的最后一天——在伊斯坦布尔历史悠久的苏莱曼耶清真寺的地面进行消毒。当土耳其改变每日报告新冠感染的方式时,医疗组织和反对党长期以来的怀疑得到证实:土耳其病例激增,并迅速耗尽了医疗资源。土耳其从欧洲受灾最轻的国家之一跃升为受灾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图AP Photo/Emrah Gurl)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646.jpg

2020年7月24日,伊斯坦布尔圣索非亚大教堂举行重新由博物馆变成清真寺后的首场主麻日聚礼,这是八十多年来该建筑首次举行伊斯兰教仪式。推动“清真寺化”的土总统埃尔多安率领阁员等出席。图中祈祷的埃尔多安并未戴口罩,而其他幕僚则戴上了口罩。大批信众从土耳其各地蜂拥而至,想亲眼目睹大教堂改为清真寺。据称,共有35万人参加这场聚礼。(图欧新社)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652.jpg

2020年3月29日,莫斯科市市长索比亚宁表示,该市将实施更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所有市民从30日起必须留在家中,以遏制新冠病毒传播。限令第二天,平日里挤满游客的红场上只剩下少量散客和行人。(图Nanna Heitmann/ MAGNUM PHOTOS)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656.jpg

疫情期间,莫斯科红场上的警察(图Alexander Shcherbak |TASS | Getty Images)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659.jpg

《纽约时报》图片中的2020年专题:4月10日,方济各教宗在梵蒂冈空旷的圣彼得广场上庆祝耶稣受难日,场景与以往每年吸引数万人参加的盛况大相径庭。(图Nadia Shira Cohen)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02.jpg

3月10日,一名行人戴口罩经过罗马斗兽场。3月中旬,意大利成为新冠疫情的全球中心点,死亡人数超越中国,成为世界上因新冠病毒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图Alberto Pizzoli/AFP via Getty Images)。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05.jpg

2020年3月13日,一名男子经过空荡的罗马西班牙台阶,这是为减缓新冠病毒传播而对整个意大利实施的前所未有的封锁的第四天(图REUTERS/Guglielmo Mangiapane)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08.jpg

2020年12月24日平安夜,意大利罗马,两名警察在特莱维喷泉前站岗。根据政府发布的圣诞新年期间疫情防控措施,12月24日起意大利全国进入“红区”模式,居民无特殊原因不得离开自己的住处。大部分时间餐厅都将关闭堂食,仅接受外卖服务。居民须遵守晚10点至次日早上的宵禁。(图人民视觉)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13.jpg

2020年3月6日,一名侍者站在威尼斯门庭冷落的圣马可广场上。即便是户外的空旷场合,也没有一名游客坐下来光顾餐厅生意。(图斯特凡诺·马佐拉 / 觉醒)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16.jpg

2020年3月6日,两名无所事事的威尼斯刚朵拉船夫,正在逗猫来打发又一个不开张的冷清日子。(图斯特凡诺·马佐拉/觉醒)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18.jpg

2020年3月10日,一名戴着口罩的行人经过游客稀少的那不勒斯平民表决广场。(图 AFP)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22.jpg

2020年3月12日,佛罗伦萨的米开朗基罗广场上的全景。这是佛罗伦萨最著名的市景俯瞰地点,吸引过无数游客来此的广场变得空空荡荡。(Carlo Bressan/AFP)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28.jpg

受疫情影响,2020年法国卢浮宫博物馆闭馆近半年,其中上半年闭馆将近4个月,下半年闭馆2个月。全年接待游客人数锐减,全年仅接待270万人,远低于2019年960万人次,损失9000万欧元(约合7亿元人民币)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31.jpg

2020年6月20日,一对夫妇在巨石阵附近经过时自拍。位于英格兰西南方威尔特郡的埃姆斯伯里,每年吸引超百万各国游客前来,一窥英国最知名史前建筑巨石阵。特别是夏至当天,更会聚集数以千计的人潮,为的是欣赏日出奇景。因为这天,太阳升起的位置恰巧和脚跟石形成一条直线。不过2020年夏至日,巨石阵并未开放。管理巨石阵的英格兰遗产委员会决定,以直播方式,为世界各地的人们提供夏至日落日出实景。(图REUTERS/Toby Melville)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34.jpg

2020年3月30日《纽约时报》网站《New York Was Not Designed for Emptiness》(纽约不是为空寂而设计的)一文中,展示了纽约这座国际大都会因为疫情变得冷冷清清的样子。这张照片中,一乘客在空荡的斯塔顿岛渡轮上,画面右方是自由女神像。美国是全球感染新冠病毒人数最多的国家。(图 Stephen Speranza)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37.jpg

《纽约时报》图片中的2020年专题:5月13日,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展览已经结束,街道上空无一人,光线投射在第五大道上,散发出异样的光芒。(图Jeenah Moon)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40.jpg

2020年5月3日,在巴西成为南美洲新冠疫情的重灾区后,有什么能比在里约热内卢的救世主基督像脸上“戴上口罩”更能传达“口罩拯救生命”的信息呢? (图AP PHOTO/LEO CORREA)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42.jpg

2020年8月13日,巴西里约,士兵在基督像景区进行消杀。里约市当天出动军队对市内各大旅游景区及往返景区的交通工具进行集中消毒,为景区即将重新开放做准备。(图人民视觉)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46.jpg

2020年11月1日,秘鲁马丘比丘在进行了一项古老仪式后重新开放。此前,由于疫情马丘比丘被关闭了近八个月。然而,出于防疫安全原因,开放后每天只有675名游客能够进入该景点,仅为疫情前游客人数的30%。(图AFP)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48.jpg

2020年9月1日,悉尼歌剧院前关闭的餐饮区。旅游业是澳大利亚支柱产业之一,新冠疫情的暴发让旅游业遭受重创。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在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的财政年度里,海外短期访客人数比上一财年下降27.9%,创下6年来新低。(图新华社胡泾辰)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51.jpg

 2020年3月13日,埃及首都西南郊空无一人的吉萨金字塔群景区,一只骆驼正在朝正前方张望,似乎是在期待游客的到来。(图Mohamed el-Shahed/AFP/Getty Images)

 

微信图片_20210129150754.jpg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维龙加国家公园,一名戴着防护口罩的公园管理员,既是为保护自己也是为保护濒危物种山地大猩猩。2020年3月23日起,该国家公园暂时关闭。新冠是我们人类的巨大威胁,也是山地大猩猩等物种的威胁。(图Peter Yeung)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