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与凡尔赛宫”大展亮相故宫 讲述中法文明交流佳话

日期:2024-04-09  访问量:530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1.jpg

绣墩改制花园瓷凳,凡尔赛宫与特里亚农宫国家博物馆藏。

2.jpg

铜镀金壳开光人物像怀表,故宫博物院藏。

3.jpg

展览现场。

4.jpg

王致诚绘《十骏马图册》(局部),故宫博物院藏。本文图片均由杜建坡摄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2024年是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发表重要演讲10周年。10年来,中国同国际社会一道,努力开创世界各国人文交流、文化交融、民心相通新局面。

这个春天,世界文明百花园中,更多的友谊种子正在播撒。如中法两国建交60周年之际,双方将携手合作举办涵盖文化、艺术、旅游等领域的数百项精彩纷呈的活动。本报今日起开设专栏,聚焦文明交流互鉴,展现中外携手共建世界文明百花园的累累硕果。

——开栏的话

1688年8月7日,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在马尔利行宫写下一封致中国康熙皇帝的信:“得知陛下您求贤若渴……因此数年前我们决定派遣我们的臣民,六位博学的耶稣会数学家,为陛下带来所有最新奇的科学知识……”

此时的路易十四并不知道,此前派遣的“国王数学家”在1688年到达了北京,得到康熙皇帝的接见。他又派出第二批数学家携带着他的亲笔信启程,可是他们却未能抵达中国。

336年后的今天,在故宫博物院文华殿展厅,观众可以读到这封当年未能送达康熙手中的信,了解这段少为人知的中法宫廷交流故事。

2024年是中法建交60周年暨中法文化旅游年。由故宫博物院和凡尔赛宫殿﹑博物馆及国家园林公共机构(以下简称凡尔赛宫)联合主办的“紫禁城与凡尔赛宫——17、18世纪的中法交往”展览于4月初亮相北京。作为中法文化旅游年的重要项目,该展览汇集故宫博物院、凡尔赛宫以及其他收藏机构的大约200件文物精品,通过“龙与百合花的相遇”“紫禁城中的法国风景”“凡尔赛宫的中国时尚”3个单元,展现百年间中法双方彼此尊重、相互欣赏的政治交往史和彼此借鉴、相互学习的文化交流史。

跨越重洋的对望

17世纪下半叶至18世纪是中法宫廷间交往和文化交流的黄金时代。通往远东的新航路繁荣发展,加强了欧洲与中国的联系。大量中国商品销往欧洲,令欧洲人对地大物博、巧匠如云的中国充满美好憧憬。在“太阳王”路易十四领导下,法国开疆拓土,文化艺术昌盛。与此同时,中国迎来了封建王朝最后一个高光时代——持续100多年的“康乾盛世”。位于亚欧大陆东西两端的两个强盛国家,对彼此投去了欣赏和好奇的目光。

“与同时代中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交往相比,17、18世纪的中法关系呈现出独特之处。”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紫禁城与凡尔赛宫”展览中方策展人郭福祥说,中法的交往一开始就是在两国宫廷和政府高层的高度关注和直接参与下进行的,但中法之间没有互派正式的国家使团,主要通过来华的法国传教士作为沟通桥梁。

凡尔赛市立图书馆收藏的1697年版《康熙帝传》,便是由法国传教士白晋所作。1688年,“国王数学家”白晋与张诚进入清宫,为康熙帝服务。1697年,白晋回到法国,奉康熙之命招募新的传教士来华。在同年出版的《康熙帝传》中,白晋较为理想化地描绘了当时的中国,并强调康熙皇帝和路易十四的相似之处。这本书在欧洲产生深远影响,引起了德国科学家莱布尼茨等名人的关注。

故宫博物院藏17世纪铜镀金壳开光人物像怀表是此次展览的重点展品。怀表最外层为黑鲨鱼皮表套,并用金钉镶嵌出漩涡状和团花图案。铜镀金表壳中央用郁金香花围出圆形开光,开光处是路易十四的头像。表盘中间蓝色珐琅上绘金色百合花图案,为法国王室标志。打开机芯,可见摆轮保护罩上镂雕一条中国式五爪金龙。机芯夹板上还有制作工匠的名款和产地,可知此表为法国宫廷御用钟表匠伊萨克·蒂雷所制。“这只表原藏于养心殿,很可能是路易十四送给康熙皇帝的礼物,是两位帝王交往的重要物证。”郭福祥说。

相邻的展柜中陈列着一件中式银镀金壶,是凡尔赛宫收藏的珍品。1686年暹罗(今泰国)使团送给路易十四一批礼物,其中有多件中国器物,引起了法国宫廷对东方文化的浓厚兴趣。此壶为银质錾刻,饰有镀金高浮雕人物、鸟兽、花卉与宝塔图案,壶底刻有法国王室盾形纹章和三皇冠标记。路易十四和1793年大革命政府曾先后下令熔化金银器,这件文物两次幸免于难,成为暹罗使团所赠礼物中唯一保存下来的金银器。

展厅里展示了多幅中法帝王肖像,其中,清人绘雍正帝洋装像屏引人注目。图中雍正帝头戴卷发,身穿洋装,造型与路易十四相似。此幅画像的表现方式受当时欧洲流行的“扮装舞会画像”影响,显示了雍正对欧洲时尚的兴趣。

凡尔赛宫藏乾隆皇帝像瓷版画也很特别。这幅瓷版画由法国塞弗尔瓷器工场的艺术家根据潘廷章的一幅水彩画绘制而成。潘廷章为意大利传教士,曾进入清宫担任画师。画面中,乾隆身穿皮毛服装,头戴一顶毛帽,帽子顶部有一颗巨大的珍珠。1776年,路易十六购藏这件瓷版画,陈设于凡尔赛宫的书房内。

科学与艺术交流

“从中法的礼物交换可以看出,科学和艺术的交流是17、18世纪中法宫廷交往的主旋律。”郭福祥说,康熙时期,因应皇帝对科学的需求,法方赠送的礼物以各种科学仪器为主。雍正、乾隆时期,随着中法艺术方面的交流互动增多,展现法国工艺技术成就的瓷器、玻璃器、挂毯等礼物比例增加。中国宫廷在接受法国科学仪器和艺术品的同时,也回赠大量中文书籍、丝绸、瓷器等法国人感兴趣的物品,这些物品充实了法国王室图书馆和宫廷收藏。

展览现场可以看到故宫收藏的法国产铜镀金提环赤道公晷仪、铜镀金半圆仪、铜镀金测角器等。不少仪器上的款识表明它们是巴黎仪器制作名家巴特菲尔德所制。

一个黑漆方盒内放置着30余件仪器,包括比例尺、直尺、矩尺、圆规、测角尺等,盒内还有铜镀金三角支架和蓝色珐琅水丞,水丞底部镌刻“康熙御制”款。据介绍,这盒绘图仪器为康熙时期清宫造办处将法国制和清宫自制仪器配套组合而成,功能齐备,非常实用。

“这是满文版《几何原本》。”郭福祥说,白晋、张诚为便于给康熙讲授西方数学,根据古希腊数学家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编译了这套满文教材。

白晋、张诚还根据欧洲医学著作译撰了满文版《西洋药书》,介绍当时西方流行的药品,论述了瘟疫、水痘、肝胆胃肠等疾病的病因、病理和治疗方法。

清宫造办处仿照法国帕斯卡计算器制作的铜镀金盘式手摇计算器,展现法国传教士蒋友仁设计巧思的圆明园西洋楼大水法铜版画,来自法国的精美钟表、多功能镜、精油……法国文化对清代宫廷的科学、艺术、建筑、医学、地图测绘等诸多领域产生了重要影响,形成了中国宫廷内绚丽而独特的“法国风景”。

《十骏马图册》为法国传教士画家王致诚所作,是目前已知唯一带有其署款的作品,也是一件中西艺术交融之作。全册所绘10匹骏马皆为乾隆帝坐骑。图中骏马造型逼真,体态生动,用笔工致细腻,赋色清新明快,体现了王致诚高超的写实能力和绘画技巧。背景树石以中国传统笔墨技法绘制而成,应出自中国画家之手。每图本幅写有满文马名,左侧对题有张照、梁诗正奉敕撰赞,为嵇璜所书。

文化的交流从来不是单向的,而是在互动中产生活力、激发创新。塞弗尔瓷器工场在路易十五时期成为法国王家瓷器制造工场,其制瓷技术和艺术风格受到中国瓷器影响,又具有本土特色。法国王室将塞弗尔瓷器作为国礼赠送给其他国家,其中也包括中国。故宫藏粉地彩绘描金开光花卉人物图两节瓷瓶便是塞弗尔瓷器精品。此瓶由可分开的上下两部分组成,通体粉地,绿釉卷叶纹四面开光。上半部分为椭圆形花瓶,喇叭口,底部有孔,下半部分为圆形底座,肩部四面有镂空。开光内主题图案为人物、田园景致和花卉。由瓶上的款识可知,这件花瓶是塞弗尔著名画匠度登(Dodin)1759年—1760年的作品。

珐琅是清代宫廷艺术的重要门类,在清宫画珐琅技术研制和改进过程中,陈忠信等法国工匠发挥了重要作用。乾隆时期,清宫还向法国定制了不少珐琅器。乾隆款画珐琅菊花纹壶盖沿内侧有金匠标章、巴黎地区征税标章、金属纯度标章戳印痕记,壶底署“乾隆年制”款,并有法国工匠签名。此壶由粤海关画样后,送到法国制作,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被送入清宫。

广东透明珐琅工艺正是乾隆时期从法国定制珐琅产品过程中传入的。法国工匠在制作清宫定制的画珐琅器物时,因对样稿产生误解而采用了浮雕内填透明珐琅工艺,引起清宫关注,从而开启了广东透明珐琅的百年发展史。

受珐琅彩瓷影响,景德镇御窑厂创烧出粉彩瓷,不仅成为清代宫廷代表性瓷器之一,还远销海外,备受欧洲人喜爱。

欧洲掀起“中国风”

随着中法交往的深入,中国资讯不断传至欧洲,大量中国工艺品和书籍进入法国宫廷和贵族的收藏视野,引发了以凡尔赛宫为中心、波及欧洲的“中国风艺术”创作风潮。法国宫廷保存了大量来自中国的物品和法国本土创作的中国风艺术品,成为了解这一时期中法关系和艺术交流的重要物证。

景德镇生产的一套青花加彩描金纹章瓷器,是18世纪30年代末为路易十五定制的餐具,包括瓷壶、瓷盘与瓷罐,上有法国王室纹章。餐具样式均为欧式,纹章形状和图案由法国东印度公司提供给中国工匠。这套餐具是凡尔赛宫廷使用的首套中国产瓷质餐具,也是首套中国产带法国王室纹章的餐具,可能用于1738年为路易十五布置的餐厅。

18世纪中叶,法国流行为中国瓷器配上镀金青铜附件,使之更符合精致的法国品味。青釉香水瓶的瓷质瓶身产自中国,巴黎工匠将其顶部、口沿及底座用洛可可风格的铜镀金饰件加以装饰,使其呈喷泉般的形状。饰件包括贝壳、芦苇、天鹅、鳌虾等元素,表达“水”的主题。此香水瓶于1743年被路易十五购入并安放于凡尔赛宫的藏衣室,是现存唯一经鉴定属于路易十五的中国瓷器。路易十五去世后,此瓶按照惯例授予国王首席侍臣欧蒙公爵。

欧蒙公爵旧藏花园瓷凳亦由中国瓷绣墩改制而成。瓷凳配有古希腊风格的镀金青铜托座,显得格外奢华。1782年,路易十六在欧蒙资产变卖会上购入这件瓷凳,存至博物馆。

除了瓷器,法国人在绘画、纺织品、漆器、建筑、园林等方面也积极借鉴中国文化,中国成为法国艺术家和知识精英获取创作灵感的重要源泉。

17世纪的版画记录了特里亚农瓷宫的美景。1670年,路易十四为孟德斯潘夫人修建了特里亚农瓷宫。瓷宫位于凡尔赛宫边缘地带,外表华丽,通身贴满蓝白相间的陶瓷,高高的屋顶上饰有花瓶、孩童和动物像,令人联想到中国建筑。瓷宫内部装饰有中国花卉图案的丝织品。据介绍,这座瓷宫是路易十四受中国“瓷塔”(南京大报恩寺琉璃塔)的启发而建。由于瓷宫的建筑很脆弱,故在1687年被拆毁,取而代之的是特里亚农大理石宫。

路易十五的王后玛丽·莱什琴斯卡十分喜爱中国艺术,在宫廷内外大力推广中国风,还为在华耶稣会传教士的活动提供支持。1747年,王后将凡尔赛宫内的私人房间布置成“中国厅”,后改为“中国人厅”。

展厅里复原了“中国人厅”的场景,室内装饰着描绘中国人茶叶生产、贸易活动的油画,还配以中国风的瓷器和漆家具。《南京的集市》是“中国人厅”里的一幅油画,这幅画模仿了荷兰旅行家尼霍夫访华游记中表现南京的版画插图,钟爱绘画的王后本人也参与了此画的创作。

装饰王后卧室墙壁的“北京”彩缎片、彩绘中国风景人物图的茶具、根据艺术大师弗朗索瓦·布歇所作中国风情画设计的“中国题材”挂毯……这些精美的艺术品,生动体现了法国人对中国文化的热爱。

“中国和法国虽远隔千山万水,在历史上却进行过持续不断的理解对方的尝试和文化交流的实践,成就了一段世界文明发展史上交流互鉴的佳话。”郭福祥说。

时至今日,这种交往和交流仍令人回味无穷,并不断续写着新篇。

(记者 邹雅婷)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