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世界遗产现状是全球共同面临的挑战

日期:2021-09-06  访问量:467  文章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微信图片_20210910094905.jpg

2021年新申报列入的非洲文化自然遗产:科特迪瓦北部苏丹风格清真寺(Sudanese Style Mosques in Northern C?te d'Ivoire)。

 

 微信图片_20210910095007.jpg

前景不容乐观的濒危世界遗产坦桑尼亚塞卢斯禁猎区(Selous Game Reserve)。

 

 微信图片_20210910095034.jpg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拥有丰富多样的自然和文化遗产,但列入“濒危”的数量最多

 

非洲地区的世界遗产有助于我们全面地了解人类历史的演变,认识到自然生态景观和区域文化的多样性。截至2021年8月,《世界遗产名录》中非洲地区的世界遗产共有98处,占名录总数的8.49%。其中包含54处文化遗产、39处自然遗产以及5处混合遗产。

 

199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了世界遗产全球战略。以此来衡量比较1991年、2011年和2021年《世界遗产名录》中世界遗产分布,就会发现非洲地区世界遗产在名录中所占比例持续降低,已从1991年的11.2%降低至8.49%。不同地区世界遗产的分布情况依旧存在严重的不平衡问题,非洲地区遗产的代表性依旧不足,虽然其文化遗产的数量于近20年得以增加。

 

与此同时,当前非洲地区仍是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数量最多的地区。《濒危世界遗产名录》中共有52处濒危世界遗产,其中有15处位于非洲地区,占比约29%;这也意味着超15%的非洲地区世界遗产处于“濒危”状态。

 

非洲地区在世界遗产申报、保护管理方面专业技术力量薄弱

 

自2012年开始至今,非洲地区国家每年提出申报的世界遗产数量呈下降趋势,从2012年的4项、2013年的6项大幅缩减至2019年1项、2021年2项。申报项目的质量亦不令人满意。2021年度审议的2项申报项目,其实均未得到咨询机构推荐列入。科特迪瓦申报的北部苏丹风格清真寺(Sudanese Style Mosques in Northern C?te d'Ivoire)由8座小清真寺组成,建筑设计反映出16世纪西非大草原地区特有的苏丹建筑风格。缔约国以突出普遍价值标准第(ii) (iv) (v)项提出申报,而咨询机构的评估意见认为项目价值论述并不充分且遗产地的真实性与完整性不满足要求,建议重报。另一申报项目是加蓬伊文多国家公园(Ivindo National Park),位于加蓬中东部高原,遗产区和缓冲区涵盖近48万公顷几乎未受干扰的几内亚低地森林,其中栖居着大量特有或亚特有物种。缔约国以标准第(vii) (ix) (x)项提出申报,阐释遗产地美学价值、森林生态系统重要性和物种多样性。而咨询机构的评估意见指出,标准(vii)所要求的美学价值没有得到充分说明,遗产地管理机制有所欠缺,缓冲区保护力度不足,建议补报。

 

这两处遗产地虽然最终通过了委员会审议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但这显示出非洲地区在世界遗产申报、保护管理方面专业技术力量的薄弱状况。近年来在世界遗产中心的倡导下,非洲地区一些国家已有多个申报项目开展了与国际组织合作的“上游程序”,但限于上游程序针对项目数量有限,短期内仍无法有效解决非洲地区各国普遍存在的世界遗产申报困难。

 

矿业开采、非法狩猎活动、国内武装冲突等是核心威胁

 

2021年度世界遗产保护状况报告显示,《濒危世界遗产名录》中的非洲地区世界遗产缺乏有效的保护管理体系,又面临着矿业开采、非法狩猎活动、国内武装冲突等威胁因素以及缺乏经济支持和人力资源匮乏多重影响。以上因素大致可勾勒出非洲地区世界遗产面临的核心挑战。

 

刚果萨隆加国家公园(Salonga National Park)常年受到安全和政治动荡、武装人员偷猎、石油开采、缺乏管理资金等问题困扰,于1999年被列入“濒危”。近两年遗产地获得多方经济支援,并开展了反偷猎政策、物种监测、石油开采管理等多项保护措施,遗产保护状况得到一定改善。萨隆加国家公园由于保护状况得到一定改善而在第44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被解除“濒危”。

 

濒危世界遗产坦桑尼亚塞卢斯禁猎区(Selous Game Reserve)同样于本年度接受审议。这一遗产于2014年因非法偷猎和野生动物数量锐减被列入“濒危”。遗产地近年来开展的一系列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更导致大象和黑犀牛等野生动物数量锐减。咨询机构认为保护区内已开始施工的大型水电建设项目将永久地导致遗产地丧失其部分突出普遍价值,建议将其从《世界遗产名录》中除名。在第44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多个委员国与世界遗产中心、咨询机构围绕遗产地保护与发展之间的平衡性展开了讨论,最终决议仍将遗产地继续保留在濒危名录之中,但要求缔约国尽快与世界遗产中心和咨询机构开展长期的反应性监测。

 

非洲地区接受国际援助资金居全球各地区首位,但其保护管理状况未得到显著改善

 

长期以来,非洲地区世界遗产一直是世界遗产基金重点关注与支持对象。非洲地区接受的国际援助资金居全球各地区首位,占总量的1/3。根据世界遗产官网最新数据,截至2021年8月,非洲地区世界遗产共接受国际援助586次,援助资金总额达1306.95万美元,共惠及44个非洲国家。近两年,世界遗产中心主导下共开展59项针对非洲地区世界遗产的工作,促进了非洲国家与中国、比利时、法国、匈牙利、挪威、意大利、荷兰之间的国际合作。

 

即使如此,非洲地区世界遗产的代表性并未得到显著增强,保护管理状况亦未得到显著改善,这其中的原因值得深思。从以往的成绩、经验显示出:仅针对特定项目、过于关注于技术领域的国际援助似乎并不能有效提升非洲地区世界遗产的保护管理状况,针对更加广泛的技术人员的长期能力建设计划可能是其有效的突破口。事实上,中国自身遗产保护实践经验也显示出,唯有从业人员普遍的能力与技术提升,才能够解决根本问题。这需要从自然与文化特点出发,寻求适应于本地区特点与现状的遗产保护途径。也正是出于这样的考量,中非之间的合作,将着眼更广泛的遗产保护参与者能力建设,旨在通过长期的教育、技术培训与实践经验交流,共同寻求适应于中国与非洲地区情况特点的世界遗产保护与可持续发展途径。(田芯祎 孙 燕 陈 凯)

 

孙燕 田芯祎:清华大学建筑设计学院

 

陈凯 顾芸培:清源文化遗产团队

 

数据来源: 世界遗产中心官网https://whc.unesco.org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