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让世界遗产成为红土高原最亮丽风景

日期:2021-03-19  访问量:744  文章来源:

云南之美,在于丰富立体多样的动植物资源,在于气势雄伟的高山大河,在于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历史文化。三江并流、石林、澄江化石三大世界自然遗产地与丽江古城、哈尼梯田两大世界文化遗产地,则是云南自然之美和文化之美的璀璨明珠。党的十八大以来,云南各族人民积极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坚定文化自信,使世界遗产得到更加严格保护和合理利用。刚刚闭幕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强化重要文化和自然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系统性保护,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进一步为云南保护和利用世界自然遗产和世界文化遗产指明了方向。

  保护世界遗产的百姓力量

  三江并流是世界罕见的高山地貌及其演化的代表地区,也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石林是世界上唯一能以石林发育遗迹和石林景观系列展现地球演化历史的喀斯特地貌区;澄江化石地作为中国首个、亚洲唯一的化石类世界遗产,是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地球早期生命演化的重要遗址。这些独特的优势吸引国内外科研工作者赴滇世界遗产地考察研究,在世界科考研究中影响深远。

  “家乡的森林长得越来越茂盛,我感到当护林员很有意义,因为守护青山绿水,家乡越来越美了。”云南维西县巴迪村托底上组护林员余美秀说。2020年她被评为全国“最美护林员”。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地的腹心区。余美秀等11名护林员管护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附近的8916亩森林,每月到海拔5000米以上的森林巡山15天以上,每次巡山都在山上住两三天,风餐露宿。

f44d305ea0c821be05582f.jpg

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地中的怒江大峡谷。光明日报记者 张勇摄/光明图片

  为缓解保护区与社区冲突,高黎贡山保护区实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社区发展项目”,1995年12月,中国大陆第一个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在高黎贡山百花岭挂牌成立。近几年,在社区项目支持下,百花岭村种植咖啡7000多亩,柑橘3000多亩,核桃4000多亩,“保护高黎贡山就是保护我们眼睛”成为村民的共识。如今村民们还开展生态旅游观鸟活动,打鸟人变为护鸟人,近几年中观鸟生态旅游年收入突破4000多万元。

  正是有各民族群众的普遍参与和呵护,云南丰富多彩的世界自然遗产才能保存至今。

  申遗过程中的学者智慧

  世界遗产的诞生和保护,离不开专家学者的智慧力量。

  1981年11月,云南工学院副教授朱良文第一次到丽江调查和测绘传统民居时,不禁为保存完整的丽江古城而惊叹。“我必须要大力宣传保护丽江古城。”今年83岁的朱良文回忆40年前的情景,依然心潮澎湃。1983年,他发表了全国第一篇研究丽江古城的论文,引起国内外文物专家对丽江古城的关注。1986年7月,朱良文得知当时的丽江县准备打通丽江古城四方街修建新街道,他连夜写了一封《紧急呼吁》寄给省长,呼吁加强对丽江古城的保护,使丽江古城四方街保留。从此朱良文被称为“丽江古城保护第一人”。

  1996年丽江大地震,丽江古城受重创,民居修复中又出现了许多破坏传统建筑风格的现象。朱良文痛在心里,迅速为丽江古城编写了通俗易懂的《传统民居保护维修手册》和《环境风貌保护整治手册》,发到古城各家各户指导房屋修复改造。

f44d305ea0c821be055830.jpg

云南景迈山古茶林中的古茶树保护牌。光明日报记者 张勇摄/光明图片

  2013年,红河州哈尼梯田申遗关键时刻,朱良文受邀到元阳县对哈尼族村寨进行规划保护。他走遍82个村寨,发现很多传统民居建筑风格受到破坏。于是他自掏25万元在阿者科村设计改造第一栋民居以作示范,指导全村改造了几十栋民房;他用5年时间为5个村寨做了规划,为18个村寨做了设计。朱良文还到澜沧县景迈山规划调查,编写的传统民居、村寨、风貌保护三本手册,不仅是景迈山民居、村寨改造的指南,而且成为景迈山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基础材料。

  最近,朱良文忙于筹建丽江古城建筑遗产保护协会。“把群众动员起来参与保护,才能保护好世界遗产。”朱良文说。今年2月底,朱良文又赶到临沧沧源县,为被大火烧毁的翁丁古寨恢复重建建言献策。

  在云南的各个世界遗产地,时常可见像朱良文一样的专家学者跋山涉水的身影,他们在为传承保护世界遗产而殚精竭虑,在为更好地利用世界遗产为民造福而贡献智慧。

  开发与发展中的政府作为

  如何打破世界遗产保护与开发冲突的怪圈,是云南各个世界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普遍存在的难题。

  由于游客投诉率长期居高不下等原因,2017年2月25日,原国家旅游局给予丽江古城景区严重警告,限期6个月整改。“丽江古城过去商业化太重,备受诟病,原住民减少了,传统民族文化味淡了,功利的东西多了。”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省文物局局长杨德聪直言不讳,“世界遗产地要坚持保护第一,也要合理利用,但有些地方对如何保护想得少,如何旅游开发想得多。”

  为解决丽江古城商业化过重的问题,丽江近年来探索文化遗产保护带动旅游业发展,严格规范古城商业经营行为。实施名人故居遗迹修复、人文景观建设和民俗文化展示等项目建设,打造了方国瑜故居等17个民族文化展示点;推进丽江古城徐霞客纪念馆等12个新文化项目建设。丽江还每年安排民族文化保护发展基金用于古城传统民族文化的挖掘、整理、传承和展示;引导古城内2000家民宿客栈走特色文化与商业融合发展之路。

  走进丽江古城综合管理指挥中心,墙上大屏幕显示着古城各条街巷的人流、卫生、消防等情况的实时画面和数据。“这里可以看到古城每一家酒店餐馆的厨房卫生、消防情况。”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副局长木晟说,丽江古城正在建设智慧小镇,智慧消防可系统实现对消防栓水压、漏电等实时监测调度。

  在滇南高山云端上的哈尼梯田,也在艰难地坚守并传承千年的耕作文明。

  3月15日晚,月光洒满波光粼粼的世界文化遗产元阳县哈尼梯田,哈尼梯田管委会专职副主任朱文珍还奔走在梯田间的乡村公路上,他在走村入户调查村民们的春耕准备情况。“要保护哈尼梯田,就必须不断有人工耕种劳作。今天我去的主鲁大寨,200多户有80头耕牛,能够满足春耕需要,现在多数田已经犁好了。今后要对农户养殖耕牛进行补贴。”朱文珍边走边告诉记者。

f44d305ea0c821be055831.jpg

云南澜沧县景迈山上,村民正在带游客游览大平掌古茶林。光明日报记者 张勇摄/光明图片

  2018年6月,元阳哈尼梯田老虎嘴片区发生泥石流灾害,148亩梯田被毁坏,美丽的连片梯田被撕开一个巨大的伤口。“国家文物局投入1900多万元恢复治理老虎嘴梯田,当年底实施恢复工程,今年5月要完成滑坡治理,10月要恢复景观。”朱文珍心痛地说,“原来修路堆积石料、排水不畅、管理不善等,都是毁坏梯田的原因,今后不能再发生人为原因造成的灾害了!”

  对于哈尼梯田世界遗产地,杨德聪也有许多忧虑,由于梯田水稻种植周期长、收入低,许多年轻人外出打工,许多梯田将会出现无人耕种的危险;随着人口增加和村寨规模扩大,这些现象都会破坏哈尼梯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活态景观。

  为化解哈尼梯田面临的危机,近年来,云南省以维护森林、村寨、梯田、水系“四素同构”循环生态系统为重点,推进哈尼梯田村寨民居维修工程和梯田修复保护工程,将传统民居保护与“美丽家园”建设相融合。“这两年,我们在遗产区每个村寨都开展非遗文化传承保护活动,以奖代补,实施哈尼古歌传承三年行动计划,组建了哈尼梯田文化传习馆和350支民族文化传承文艺队,遗产区目前有非遗项目96项、121个非遗传承人。还有20多天就是长街宴了,已有200多游客报名参与。”朱文珍说。

  综合整治开发中的公众参与

  近几年来,云南各世界自然遗产地坚持综合整治,严格限定开发范围,确保遗产地核心资源不受破坏。石林自然遗产地在保持自然资源、文化资源真实性和完整性的前提下合理规划发展旅游等产业活动。三江并流自然遗产地范围内全面禁止采石、开矿、新建小型水电站等。澄江化石遗产地对价值约200亿元的14个磷矿采点实施了关停禁采,累计投入资金8000多万元开展生态修复、土地退耕和环境整治。为改变澄江化石地因观赏性弱而长期冷清的局面,去年8月云南建成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馆,把博物馆作为世界遗产的推介窗口。

  云南对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如今实现了由单一主管部门保护向全社会公众共同保护的转变,形成省、州市、县(市、区)三级管理机制,加强法律法规制度建设以促进保护发展,五个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地均出台了保护条例和管理规划,促进了生态环境和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助推了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持续推动了科考研究,使世界遗产成为红土高原最亮丽的风景。

  “保护和利用世界遗产,能够坚定民族文化自信,凝集文化力量。我们要站在文化强国建设的战略高度,进一步增强了我们保云南世界遗产的信心和力量。”杨德聪说。


登录
注册